设为首页 / 添加收藏 / 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新闻中心 -> 法院要闻

暖 冬

第二届“天平杯”征文获奖作品

  发布时间:2020-09-14 09:22:31


    “呜呜呜,我不是不赔他们钱,我真的是没有钱呀!因为这一件事情,我的一生都毁了,我也想赶紧把钱还清,后半生也能过个安稳的日子。”

    我仔细打量着这个坐在我对面掩面哭泣的男人,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因为长期不洗的缘故一缕一缕竖在脑袋上,消瘦的脸颊皱纹密布,泪水从他的指缝中不断流出,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夹克,胸前污迹斑斑,衣领已经磨破,两个口袋的位置已经脏得看不清原来布料的颜色,下身穿了一条深蓝色牛仔裤,膝盖处磨得发亮,右裤脚还破了一个大口子,光脚穿了一双黄色胶鞋。

    从外表看,这确实是一个“穷人”,可能真的没有钱。但职业的敏感促使我进一步对他进行询问。

    “都快二十年了,你一年还一千块,现在也该还的差不多了呀!”

    “我真的没有钱,前些年在外打工多少还能挣一点,还过两个原告一些,这几年家里媳妇需要照顾,没法出去打工,只能捡一些废品卖了换钱,凑合过日子,真的没有钱还他们。”这个男人抽泣着回答。

    从事执行工作十几年了,遇到哭闹的女被执行人倒是不少,男的还真是不多见。

    这是一起陈年老案。十九年前,李山从别人手中买了一辆二手吉普车,1999年腊月的一天,他驾车去县城办事途中发生交通事故,将两位十五岁的花季少女撞倒,因伤势过重,两位女孩经抢救无效死亡。李山因无照驾驶报废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并致人死亡,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。死亡女孩的家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,经法院调解,双方达成调解协议,李山赔偿两个家庭各3万元赔偿金。李山在监狱服刑期间,受害者家属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,肇事车辆被评估变卖后执行部分,李山刑满释放主动给两个受害家庭偿还2000元,后来李山一直下落不明,案件中止执行。2018年夏天,两个受害家庭得知李山回了老家,就给法院来信、来电,要求恢复执行。我们局长就把信件批转给了我,让我负责处理该案。

    我联系了案件申请人得知,两个家庭因女儿去世后伤心过度,远走他乡一直在外打工,其中一个家庭丈夫已经去世,另一个家庭丈夫瘫痪在床。听闻被害人的凄惨生活,我心里升起一股无名怒火,这个被执行人也太没良心了,两条人命呀!我一定要尽力执行给申请人讨回公道!

    我依照程序将案件恢复执行,为了不打草惊蛇,我先查询了李山的财产信息,查询结果出乎意料,仅仅查到银行有一个开户,已经两三年没有资金往来。肯定是把钱转移藏匿了,要想知道真相,必须和李山正面交锋!我按照申请人提供的电话联系了李山,通知他到法院履行义务,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一幕。

    “哭不能解决问题,听说你在家里种烟叶,烟叶卖了就有收入,说说案件接下来怎么办吧!”

    一番劝说后,李山停止了哭泣。

    “烟叶不是我种的,我只是给别人打零工的,不过我会想办法慢慢还钱,等到烟叶收获季,东家给我付了工钱就交给法院”。

    做了笔录,我就让李山先回家了。

    一周后,按照申请人提供的地址,我前往木桐鸟桥村李山家,一路颠簸,边走边问,走到一座山脚下,车已不能前行,沿着羊肠小道步行走到尽头,山顶孤零零的矗立着一座破旧的院落,在阳光下如同一张发黄的老照片,房子年久失修,墙房屋外的墙皮大部分脱落,木窗户玻璃碎了用塑料纸封着,李山正在家烧火做饭,他的家中真是一件值钱的家具都没有,一张黑色的木桌子和一个土炕就是他的全部家当。

    “你家里人呢?”

    “就我一个人,给人家栽烟顾不上给媳妇做饭,媳妇送回娘家了。地里没活的时候去街上拾点废品卖点钱。”

    我和李山聊了几句,叮嘱他雇主结了工资必须交到法院。李山满口答应。

    返回途中我专门来到村委会找到村支书了解情况,热情的张支书接待了我们,一听说我们是来了解李山情况的,他就说:“还是因为十几年前那场车祸吧,一场车祸毁了三个家庭呀!张青和赵林因为失去女儿,不想在家睹物思人就一直在外打工,十几年来很少回来;李山刑满释放后也是干啥啥不成,家里穷的媳妇也说不起,前年在横涧说了一个媳妇,还是招的上门女婿,平时就靠在门口打点零工,拾点废品过日子,他那媳妇有病需要人照顾,生活不能自理。”听了支书的介绍,看来李山真的是没有偿还能力呀!告别了张支书,我又去了张青和赵林家,两家院子荒草丛生,似乎诉说着十几年前的悲伤。

    两个月后,李山再次来到法院,仍旧穿着上次那身脏兮兮的衣服,手里攥着一卷钱。

    “我干活的工资给了,今天来交钱,2000元不多,但是我现在只有这么多,以后我会慢慢给的。”他沧桑的脸庞写满了诚恳。

    之后的几个月,两个申请人在外地多次和我电话沟通,刚开始,我将调查到李山的家庭和财产状况告知他们,他们坚持要法院对李山采取拘留措施。我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,十几年的案件心里怎能没有怨气。但是,李山的情况属于没有履行能力,执行不能,况且他已经积极尽力偿还赔偿金了。

    必须组织他们双方见个面,相互增进了解,好确定下一步执行方案。因为两个家庭分别在不同的地方打工,我前后约了三次终于把三家人聚在了一起。在法院调解室,我也第一次见到申请人,因为张青已经去世,赵林也因为瘫痪在床没能前来,两位失去女儿的母亲相约一起来到法院。

    “这件事情是我对不起你们,我一直想尽快给您赔钱的,可是我这些年一直都没有挣到钱,我的情况你们也都了解了,我确实是无能为力。”讲到家里的困境,李山又开始哭泣。

    “我们这么多年来都很少回家,回到家就想起去世的女儿,十几年了人也没了,赔偿金也拿不到,一想到去世的闺女心就难受。”两位母亲提起往事不禁泪流满面。

    我安慰了双方的情绪,针对双方对案件存在的疑惑认真进行了释法。申请人一方也了解了李山的境况。

    “前些年就是因为一直没有找到李山,也没有再找法院执行,现在他回来了,法院也采取了执行措施,李山经济困难,拿不出恁多钱来,还有亲戚说让我去信访,我们知道案件执行不了不能全怪法院,我们在外打工累点,但是也还有吃有喝,暂时能克服生活困难。”两位朴实的当事人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表示可以理解李山当前的处境,也理解法院的难处。案件这么多年没有执行,不是法院不执行,是因为无财产可供执行,自己生活有困难自己克服,没有找法院闹过,上访过。所有的案件申请人都像他们这样通情达理就好了,这样的申请人必须得帮他。

    我将案件的情况汇报给院领导,鉴于申请人生活比较困难,案件又执行不能,院里决定给他们每人救助5000元,帮助他们暂时缓解生活上的困难。我联系两位申请人协助他们准备了救助材料,在春节前夕他们拿到了饱含温暖的救助款。两位申请人打来电话,连声感谢法院为他们的案件做的努力:“太感谢了!十几年来最怕过年,是你们法院解开了我们的心结,这回我们可以过一个温暖的新年了!”

    “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,你们双方都能鼓起勇气面对现实,相互体谅,让我也很感动,法院会尽最大努力帮助你们的,也希望你们早日走出困境,开始新的生活。”

    随后的日子,李山也努力挣钱还款,农闲时在村里帮别人做代料香菇、上山采草药,靠自己勤劳的双手,三百、五百一笔一笔往法院交钱。“我尽量每个月都还一点,没有多我少还,总会还清的。”李山手里拿着交款凭证,满含笑意地对我说。

    法律不是冰冷的文书,强制执行也不是目的。司法虽然说一不二,但也是温情的,充满人性的。看着李山离去的背影,我更加懂得了法律的温度,用心用情用爱去办案,都能在无情和有情中找到最完美的答案。

责任编辑:卢法宣    


关闭窗口


民意沟通信箱:smxlsfy@hncourt.gov.cn
Copyright©2021 All right reserved  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  豫ICP备12000402号